回首頁Sitemap社員登入後台管理
第2009/08/06期
  HOME > 社刊瀏覽 > 社友文章

 

社友文章

拾荒 林文成 PS

斜陽餘光
照著那殘舊
被遺忘的參選人的看板
就像家中那盞昏黃的燈
照著微笑的老伴
政治?戰爭?
那一年?
勝或敗?
都埋葬在
歷史的灰燼中

走不盡的長巷
那家人門口種的杜鵑
紅的像血
像極了那曾經英挺的男人
胸前的徽章
手中那剛撿到的茶色的保特瓶
不也像他帥氣的太陽眼鏡
曾經遮住了那多情的眼睛
想起
羞紅了面
和那杜鵑比美

眼中那大理石堆砌的洋房
一塊一塊
如地上被拋棄的保麗龍
如此蒼白
冷得像那豎立在英烈寺的墓碑
也像那曾經溫暖
現已僵硬的手
也成灰燼

記憶片片
像撿不完的紙屑
收集了一夜
換來同色的飯菜
饑餓與飽
同樣索然無味


回收吧
那些街上的,家裡的
那些胸前,臉上的
那些土裡的,土上的
那些路邊的,碗裡的
那些記得的,忘記的
放到焚化爐
都燒成灰燼
還給大地

 

 

 

 

 

 

小扶輪文章

墨西哥歸國報告 Ortho公子 翁明謙

由於上禮拜四時間不夠的關係,做的報告不夠完整充分,容我在此多說一些


有一次全墨西哥由南到北從東到西,來自數十個國家三四百位的交換學生一起被聚在Guanajuato,開始了總共三天兩夜的聚會,第一天抵達飯店已經是晚上了,隔天早上所有的交換學生,一起上街遊行,沿路上有當地的居民,也有老師帶著幼稚園的小朋友們,就在街道旁席地而坐,看著來自各國的交換學生們舉著披著自己的國旗沿路快樂的歌唱,一路上散發著從自己祖國帶來的榮耀,也夾雜著微微的思念。


    大約在歸國的前一個星期,和幾個朋友們一起在其中一個朋友的莊園露營,雖然那算是他叔叔的工作室,但要把那裡說是個廢墟也不為過,大約下午四五點同學的爸媽把我們載到這個沒水沒電,有時連手機訊號有時候也很難收到的莊園,才剛抵達,我們就不浪費時間,先去收集乾柴作為稍晚之後的燃料,吃了晚餐,發現柴不夠燒了,晚上九點十點,六個人之中走最前面的拿手電筒,跟再後面的每個人也都一人一把刀子或斧頭,穿越了大片草原取了乾柴平安回到了紮營的地方。再這兩天一夜的夜宿,之中約20小時,過著近乎原始人的生活,難得人在國外才會有這次的機會,不然台灣的父母應該很難放下孩子在外自己過夜,真是非常難忘也難得的機會。
    最後與大家分享一件曾在課堂上發生的趣事,當時我才剛到不久,同學們也都還對我有點好奇,或者說是要對我示好,有一次在課堂中老師在上寫黑板的時候,同學們就問我想不想要去很好玩的夜店,說得正高興的時候,老師突然轉頭問我示要去哪裡呢,我毫不考慮的回答說我們只是要去看場電影,一說完,全班哄堂大笑,並且同時也知道我是個講義氣不會隨便出賣別人的人,從此以後有什麼”好康”的大家都會報給我!

老木的心聲
時間::H1N1沸沸揚揚的流行時
地點::MSN留言板
內容::DEAR けんちゃん
還好嗎??媽媽好久沒有你的消息了,報導說墨西哥正暴發流感疫情,社裡的uncle, aunt們都很擔心你,胡爸胡媽更下通諜要你即刻回來。

   

送你ㄑ當YEP不就是希望你能在未知的環境中學習如何調適自我,進而成長自己。這一年你是墨西哥轟媽爸的孩子,自然有爸媽會照顧你,你也有父母師長要孝順聽從,媽媽要自己放.放..放…下,我們大家一起---心安才能平安!

相片說明:感謝墨西哥的扶輪社為交換學生們留下共同的美好回憶。
相片說明:

 

相片說明:

 

 

 

 

婦產科近況

黃東曙 OBS

  想當年婦產科在2、30年前曾經是醫界熱門科系之一,但現在則淪落為最冷門、年年招不足住院醫師的窘境,坊間很多婦產科診所同業也紛紛轉行為一般科或只看婦科不接生了,說實在的讓我重新來過,我應該不會再走婦產科這條路,婦產科一路走來真的壓力太大、醫療糾紛太多、日夜操勞、太辛苦了。
台灣新生兒數年年遞減,民國70年生41萬名新生兒,80年生32萬,90年生26萬,93年生21.6萬,97年只生19.8萬。一般婦產科診所如果每月接生數20人,護士每日三班排班和基本運作維護就接近成本,如果接生數少於10人就不符合經濟效益,接生部分只能收掉不做了,產婦將逐漸集中至仍然有接生並稍具規模的聯合診所或醫院了,徒然讓很多經驗豐富的產科醫師退出接生行列,真是醫界的損失。

  醫療糾紛多也是年輕醫師不敢選婦產科的重要原因,我見到不少同行因一件重大醫療糾紛就退出接生或改行一般科的案例,真令人惋惜和不捨。據統計,婦產科醫療風險是外科2.2倍,內科5.6倍,小兒科17.6倍,而且要求的賠償金額常是數百萬或千萬以上的天文數字。每年常見的醫療糾紛例如無法預防的羊水栓塞造成產婦猝死,肩難產造成新生兒臂神經叢麻痺,子癲前症造成產婦痙攣中風,現在新生兒先天異常也常讓醫師挨告,家屬幾乎都認為產科醫師應該是神,要保證每個新生兒都是正常的,如果產前檢查沒看出胎兒先天異常(發生率約5/100)都算醫師有醫療疏失,真是情何以堪和強人所難。每次醫療糾紛都讓醫師心力交瘁,無心看診,如果上法院非5至10次無法結案,更不幸的橫遭恐嚇或黑道威脅,更讓醫師惶惶終日恐懼度日。現在醫師法仍然無法去刑化,除了民事賠償還讓醫師面對刑事責任,真的想要走婦產科非得心臟很強膽子夠大和帶點傻勁不可。

  現在各大醫院招收婦產科住院醫師嚴重不足,而且所招的幾乎都是女醫師,而這些女醫師將來因為家庭小孩因素幾乎都不接生只走婦科,預計10年後當我們這一輩仍然接生的年老退休後,接生醫師嚴重不足,可能還得靠外籍或大陸醫師不可,類似日本產婦人球事件在台灣可能重演。
日本2009年1月1日實施產科醫療補償制度,每位產婦待產時由醫院代收3萬日幣,萬一將來小孩有腦性麻痺(發生率約1/1000),政府會補償3000萬日圓。兩年前台灣衛生署也曾有規劃成立產科醫療風險基金,但由接生醫師每生一位新生兒付出2000元為基金,萬一產婦或新生兒有嚴重傷病由基金先支付,但因醫界共識不足又加上政府更替,最後還是無法成案。我想這種補償基金應該由政府、醫界、大眾三方一起承擔才合理公平,不能一昧單由醫界負責。

  婦產科診所在基層醫療是超工時、設備多、佔地廣、糾紛多的重工業、已經不是單打獨鬥可以應付的,必須多人一起執業,讓設備提升,醫護水準都要提高,醫生輪流值班和合作以隨時應付突發狀況,並讓醫師也能輪流休息,在提高醫療品質同時也兼顧醫師的健康休閒,才是長長久久之道。OBS接生數超過萬人,但也因為日夜不休,健康付出代價,在健康出現紅燈才突然醒悟身體健康才是一切,謹向所有在醫療前線奮鬥的醫界朋友們致敬,並祝大家健康快樂!


 

辦事處:台中市西區五權路2-3號8樓801室 / Tel. 04)2221-7725 / Fax : 2221-7726 / E-mail : throtary@tcts.seed.net.tw
Copyright © 2009 台中東海扶輪社 設計規劃:數位鯨